万bo体育

女子泄愤用油浇5岁侄子 点燃后淡然离开(图)(3)

  □上诉 罪犯称遭到刑讯逼供

  听到判决结果后,祁某说了句“谢谢法官”,随后表示要上诉。

  庭后,祁某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称自己是被冤枉的,此事和她无关。

  祁某说,她家和小勇家关系不错,平时她对小勇也挺好,“他妈妈不在家,他就在我家吃”。

  事发当天,她确实管教了孩子,“他玩火不是一回两回了,作为伯母,我是不是应该管管?”她也承认自己当时打了小勇,但孩子表现得反感,她也就不管了。

  她坚称自己不知道小勇是怎么被烧的,“我看到他时,他身上就已经着火了。可能是自己玩火、玩油着的火。”

  对于自己的有罪供述,祁某说自己曾被刑讯逼供。“我当时很害怕,后来想,还是认了吧,说不定30多天就能回家了。”

  对于小勇指证她一事,她称:“当他说‘是伯母’时,我特别寒心。”祁某带着特别委屈的表情问记者:“我是她亲伯母,我能做这样的事情吗?”她称自己问心无愧,一定要上诉。

  □罪犯其人父亲:表现异常曾寻死丈夫:好强倔强脾气暴

  据悉,祁某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期间,曾经情绪特别激动,以至于不能继续接受讯问。

  祁某的老家在河北农村。她说,自己2005年高考失利,让她变得很自卑。虽然当时自费上了青岛一所私立大学,但她觉得受骗了,2006年自动退学,后经人介绍,认识了大自己5岁的丈夫。

  祁某的父亲称,女儿从初中开始就表现反常,“做作业不会,急得用手揪头发,不愿与人交流。”上高中时,女儿两次自作主张休学,高考失利后,因家人不让去青岛的私立大学,“两天不吃饭,趁家人下地干活打开煤气想自杀,说不让上学活着没意思,后来家人让上学才没事。”女儿退学结婚,一年后才告诉家里。

  祁某的丈夫称,祁某婚后不上班,在家照顾孩子,做家务井井有条,但妻子内向不爱说话,好强倔强,脾气暴躁。

  在接受精神检查时,祁某承认自己的心境是一阵一阵的,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会压抑、烦恼,情绪不稳定。谈到伤害孩子时,她放声痛哭,表示不愿回忆。经鉴定人员反复追问,她回答:“孩子玩火,我管他,他说不要我管,还说凭什么管他,说屁伯母,当时就激怒我了,一时冲动就做了,当时没想后果,现在非常后悔。”

  祁某曾向鉴定人员解释,案发前心情压抑,精神异常,希望给她机会,出去看好病后挣钱给孩子补偿。

  鉴定意见最终认为,祁某为神经症,实施违法行为时辨认、控制能力存在,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

  □庭外追访

 

  被烧男孩准备植皮家长担心被另眼相看

  昨天,小勇和父母均没有出现在法院。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小勇的爸爸李先生,他说,孩子当时被烧得很严重,脸部、胸部、胳膊等多处烧伤,住院两个多月才回家。小勇在很长时间内都得戴着头套,只露出眼睛和嘴巴,等伤口一点点结痂。他的前胸也要缠着纱布。因为伤到了气管,小勇说话也没有以前清晰。

  李先生说,小勇出事前在幼儿园上大班,性格活泼。出事后只能呆在家里,晚上不敢睡觉,会哭闹,他们就给孩子看动画片缓解情绪。起初,孩子不喜欢戴着头套,感觉很不舒服,但后来习惯了,“我们告诉孩子没什么大事,他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现在,医院正在为孩子植皮做前期准备,李先生说,这将是个漫长的过程,费用也会比较高。同时,他很担心孩子将来上学会被另眼相看。

  记者问李先生,是否恨祁某,他说:“恨肯定会恨,但也不想怎么追究她的责任,怎么着也是兄弟,是一家人。”

  法院判决显示,2013年4月22日,祁某的丈夫与小勇的父母以及小勇的爷爷签订了一份协议,主要内容为:祁某的丈夫自愿代祁某承担小勇被烧伤所产生的所有医疗费、整容费等,小勇的爷爷自愿为此提供担保。

  小勇的爷爷说,小勇做植皮手术已经花了20多万,都是他和两个儿子凑的。大儿媳祁某被抓后,大儿子家的两个四五岁的孩子也很可怜,都是他和孩子姥姥家的人轮流照顾。

  (原标题:伯母用油浇5岁侄子点燃后离开)

 

Back To Top